首頁「舞蹈身視野」簡介不加鎖舞踊館簡介媒體庫參與藝術家研習伙伴「舞蹈身視野」日程分享會篇章(一) 身體運動篇章(二) 身體書寫篇章(三) 身體檔案篇章(四) 身體年輪篇章(五) 身體漫遊總結演出

在「舞」與「動」之間連結—淺談不加鎖與日本團隊Namstrops的合作(一)

文:李偉能 Joseph Lee

縱然大多數被普遍認知的舞蹈都涉及身體運動,但舞蹈與同樣以身體運動作基礎的體育始終很少混為一談。舞蹈重視身體美學 (aesthetic)及藝術中的溝通性 (communicative aspects)與體育競技無可避免形成了分野。而今次不加鎖舞踊館(下稱不加鎖)邀請過來的日本團隊Namstrops某程度上為當中的分野補上了一道連接的路徑。而這路的源頭來自於回歸「動」於身體的本能性,打破被慣常認知的舞蹈美學,提倡不同年紀性別的人都能夠享受舞蹈。

Namstrops團隊在宮崎大學的高橋留美子教授 (Rumiko Takahashi)的領導之下,實踐了過去一直為創意舞蹈所作的研究,把理論歸納和整理出一套完整的教材,從Namstrops三位主要藝術家児玉孝文(Takafumi Kodama),野邊壯平 (Souhei Minowa) 及豊福彬文 (Akifumi Toyofuku) 的合作下把教材推廣至日本的教育體制內。他們三位都是有著運動員的背景,具有在學院訓練所缺乏的爆發力和肢體創意,不拘泥於傳統舞蹈審美的眼光,在他們團隊的創作以至教學都承接著他們對於身體訓練的理解和美學,創造了別樹一幟的教學模式。

據日本文部科學省說明,2008年度修正中學學習指導要領,旨在豐富大家平日的運動生活,因此需要在小學到高中的12年歲月裡,培養各種運動基礎,涉及不同領域,期望在畢業後學生也能至少保持一種運動習慣,在這樣的政策下,舞蹈課成為當時的選修之一。目前日本舞蹈課主要有三,創作舞蹈、民俗舞蹈,與現代節奏舞蹈、即大家常見的街舞。

而Namstrops的課程就屬於創作舞蹈的範疇,促使他們能夠於平日課堂時段的體育課中走進校園把他們的課程教授給學生以及體育老師。教育體制的支援同時也意味著在政策的大方向下,舞蹈就不單是需要額外消費才能接觸的藝術,而是植根於生活本體和學習系統當中的元素,把舞蹈從舞台的表演中真實地呈現在年青人的面前,讓他們近距離觀賞,更能夠親身體驗經歷。而藝術家也能藉此加強與大眾之間的關係,同時也支持了他們的生計。

Namstrops團隊也按照常規課程的框架底下把教案上的設計調整至一般課堂時間,以及不同群聚的學生的需要;即使是同一套教材,當中亦有空間和彈性為學生帶來不同的挑戰和教學重點,讓幼稚園學生到體育老師都能夠在課堂中享受和學習。

「創意舞蹈的最終目的在於啟發學生,令他們日後可以創作出屬於自己的舞蹈。」高橋教授如是說。

在這個前題之下,Namstrops的課材不但著重於開發身體上的可能性,充滿玩味的教材亦強調鼓勵參與者投入自己的創意,在舞蹈之中尋找屬於自己的聲音。然而舞蹈二字有時讓大眾卻步,而把舞蹈揉合體育的做法又帶來甚麼啟示?

跟他們認識是二零一六年八月的工作坊,參與Namstrops第一次來港辦的工作坊,一連數天與一眾本地的專業舞者在不加鎖的教室體驗他們的課程。接著他們陸續來了數次,在同年十二月與本地舞者共同創作了《下一站彩虹》於《八樓平台X 十年祭》中演出,然後我在二零一七年三月到他們於日本宮崎以及東京的基地作交流和演出,他們之後在十月的時候再次來港,主要在於發展本地舞者對於教授他們課程的可能性以及雙向交流的機會。

從初次以參與者的身份到後來從旁觀察和教授課程,從討論當中又逐漸促成了本地教材的開發和教學。在過程中我嘗試去理解當中文化帶來的差異、對教材的形成和執行以及把課程引進本地的困難。無可否認他們的教材無論是對於香港舞蹈團的專業演員還是在幼稚園的學生都有很大的驅動力和樂趣。他們的教材把舞蹈還原成很基本的動作元素,譬如說身體的扭轉、跳、跑跟停、焦點、滾地等等,然後配合不同的情景和主題,例如是晚間動物園、間諜遊戲、快閃舞等組合成一個完整的舞蹈;亦善於利用各種生活常見的物件,如水樽,報紙等作為舞蹈的素材,充分發揮學生對於身體動作以及對於抽象事物的想像力。每節課過後都會完成一段三至五分鐘不等的舞蹈,讓學員經歷整個舞蹈形成的過程,並從中汲取舞蹈中不同的元素,讓他們明白創作舞蹈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事。

課程設計的框架非常明確,令參與者只需要專注於一些基本的動作,在不斷的重複當中學習和發展自己的可能性,很快就能投入其中。而另一個重要的因素亦是來自Namstrops三位導師朝氣洋溢,充滿活力的示範和演出,他們在課堂時示範舞蹈段落的時候,他們運動員超卓的身體能力往往為參與者建立了目標的高度,能鼓勵參與者挑戰自己體能的極限,達至高強度運動的需求。

然而這個亦是本地舞者在教授Namstrops的教案時的挑戰,在相對較弱的運動能力底下,的確有一定的難度去建立目標高度;而在課程的美學上也趨向具象、戲劇化、動作質地帶喜劇感、精準而帶勁,這些也是本地舞者不一定會完全認同的方向;在音樂和主題選材亦帶有日本文化底下,並不理解歌詞或當地文化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隔閡,特別是當同樣的教材要在本地進行教學時要如何適應和調整也是一個問題,畢竟舞蹈不可能完全割捨掉背後的文化脈絡,在看起來共通的肢體語言之下我們又可以如何轉化承傳從另一個文化和體制而來的材料在這兩年來值得探索的題目。

於是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底的工作坊,本地團隊以數次以來對於Namstrops課程的理解,嘗試編寫新的教案,並邀請Namstrops試堂以及給予意見,並希望以他們能夠協助去組織新的教案。而本地團隊以不同的出發點去觸及一些我們認為能夠聯繫舞蹈和體育的方面,例如聲音的運用、身體的接觸、以實際的體育項目作起點等等。

而在測試的過程中也就漸漸理解Namstrops在課程編寫過程需要經過的討論--對於教學時用詞的精確性,非常具方向和目標的框架,把複雜的過程分拆成較簡單的任務,不同情景的設定對想像力的刺激以及課堂進程的最高點--每堂最後完成的舞,這也是Namstrops的教學當中有別於其他創意舞蹈系統的地方,他們以最後的成品去總括課堂的重點和應用,當中固然有大小不一的創作空間,但結構上是一支完整的舞蹈作品,也就是每堂課就是一支獨立和完整的舞蹈。

有別於一般創意舞蹈著重的探索精神和自由度,Namstrops以有一個成品的大前題下與參與者一起探索每堂課的學習重點,甚至在課堂研習的途中Namstrops會親自跳一次,令參與者明確地知道最終的舞蹈是甚麼模樣,而在最後能夠同樣的與所有人一起完成和表演亦往往為參與者帶來很大的成功感和滿足感。加上他們的教材都充滿活力,配合活潑的歌曲,充滿想像力的主題都令人容易投入。只是歡快的課堂過後,我們又如何延續下去,把舞蹈帶進沒有導師和成品的生活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