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舞蹈身視野」簡介不加鎖舞踊館簡介媒體庫參與藝術家研習伙伴「舞蹈身視野」日程分享會篇章(一) 身體運動篇章(二) 身體書寫篇章(三) 身體檔案篇章(四) 身體年輪篇章(五) 身體漫遊總結演出

承載文化的肉身

馮顯峰

不加鎖舞踊館自去年開展「舞蹈身視野」計劃,旨在『通過舞蹈探索身體運用的不同面向,豐富對「身體」的理解;以身體研究為中心,與不同社群交流,為舞蹈藝術發展帶來啟示,並延伸探討身體與心靈、文化和社會的關係。』計劃第三個篇章「身體檔案」邀得台灣當代藝術家林人中為研習伙伴,來港演出其20 Minutes for the 20th Century, but Asian《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此作2016年於台灣首演,後來巡演至法國。是次香港除了演出作品,還在演前加了一節約20分鐘的講座及安排演後與嘉賓對談。

開首的講座為觀眾補充了相當重要的作品脈絡。林人中於講座介紹了Boris Charmatz的「舞蹈博物館」計劃及作品20 Dancers for the XX Century。而林人中的作品名則基於Tino Sehgal的Twenty Minutes for the Twentieth Century,再加上but Asian(在亞洲)的地域反思。林人中並沒有如Boris Charmatz及Tino Sehgal般選20個亞洲編舞的代表作品,反而著眼於20世紀亞洲被殖民的政治狀況及西方文化如何傳入並影響亞洲。不論是表演藝術抑或一般民眾跳的舞,不少亞洲國家都受到西方影響。例如印尼、日本、香港、台灣的現代舞都受Martha Graham影響;美國的Disco文化亦傳到這些地方而成了Poco-poco及Para-para;甚至乎美國公司推廣健康的舞也成了泛亞洲民眾跳的「國民健康操」及Radio Exercise。

林人中提及「國民健康操」後,便順勢介紹舞者林文中,並由林文中帶領在場觀眾一起跳「國民健康操」。演出不經意隨觀眾跟著一起跳健康操開始。林文中從一些簡單的動作跳到芭蕾舞的基本練習,觀眾亦意識到進入演出部分而沒再跟隨林文中跳下去。林文中接著還跳出一些民間舞、戲曲造手、現代舞大師如Merce Cunningham、Pina Baush的作品段落,甚至連瑜珈動作亦有。如林文中在帶大家跳舞前所說,「This is a 20 Minutes for the 20th Century」。這教我想起Tino Sehgal舞蹈作品串燒的做法。不過,演出還未完結。林文中脫去衣服全裸地把之前的20分鐘再跳一遍,並稱為「This is the 20 Minutes for the past 20 years of my dance practise」。全裸的林文中同樣以「國民健康操」開始,即使隱約見到某些觀眾的身體想跟著跳,但在場的觀眾再沒有跟著跳。同樣的舞蹈段落,卻因為舞者身穿西裝及全裸而賦予了動作不同的意義。當林文中穿著西裝時,舞者與動作本身疏離,似是客觀地述說一些外在於他的舞蹈史。當林文中赤祼地再跳時就如他的題旨般,這些動作都是他舞蹈生涯切切實實練過的、跳過的動作。林文中的身體成為了這些動作的主體,同時亦是承著這些舞蹈文化的載體。舞蹈再跳了一遍,演出卻未完結。林文中最後說出了「This is a 20 Minutes for the 20th Century, but Asian」,又跳了一段結構即興。看著林文中即興的身體,感受到他跳出歷經各種身體訓練所匯成的狀態、質感及感知。Boris Charmatz、Tino Sehgal也做過「舞蹈作品串燒」,香港多空間也有類近的創作。不過,林人中的這個作品不僅是一場「舞蹈作品串燒」,而是發掘並呈現亞洲舞者身體的共性。不少20世紀末的舞者都在童年時接觸各種民間舞,然後有志於成為舞者後,便接受各種舞蹈學院的訓練,如:芭蕾舞、Martha Graham技巧等。舞者自身在地的文化與各種西方技巧碰撞後,又詮釋成各自的舞蹈風格。林人中通過簡單的結構編排,配以林文中匯聚了各種舞蹈文化的身體,讓觀眾屏息觀賞到一幅亞洲舞蹈風景。

這個九十分鐘的「講座、演出、對談」無疑是香港舞蹈觀眾鮮見的作品,亦擴闊觀眾的眼光。從當代的舞蹈作品,觀眾可看到藝術家如何藉著舞蹈演出詰問一些概念及命題。然而「舞蹈身視野」作為一個研習計劃,單單演出及兩晚各三十分鐘的對談,又是否達到身體研究的目的呢?雖然兩位對談嘉賓均是資深藝術工作者,但是要在看畢演出立刻進行對談並不容易。嘉賓於對談分享自己對作品的看法外,亦拋出觀賞此作的切入點。他們談到性別、赤裸、權力、身體訓練、文化歷史等。不過,三十分鐘就若干面向討論,不易深化對談內容。即使觀眾問了一些有關身體、表演藝術與博物館之間關係的問題,討論往往一來一回便難以延續。更為可惜是這個香港鮮見的節目,也只得寥寥數位舞者前來觀賞。當香港舞者並非因為撞了演出檔期而不在場,是因為當代作品不合他們的藝術品味?抑或有其他原因呢?當此篇章既沒有本地編舞及舞者的共同研習,他們亦沒來觀賞及討論演出,恐怕「身體檔案」這個篇章難對本地舞蹈發展有所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