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舞蹈身視野」簡介不加鎖舞踊館簡介媒體庫參與藝術家研習伙伴「舞蹈身視野」日程分享會篇章(一) 身體運動篇章(二) 身體書寫篇章(三) 身體檔案篇章(四) 身體年輪篇章(五) 身體漫遊總結演出

四面牆內的三場漫遊

馮顯峰

不加鎖舞踊館「舞蹈身視野」〈身體漫遊〉的篇章移師研習伙伴香港中文大學藝術行政主任辦公室主場:邵逸夫堂舉行。五位藝術家經過幾星期前與王劍凡博士的對談後,舉行了三場工作坊,其中李偉能因不在香港而沒有參與。

李思颺及徐奕婕帶領的工作坊以「眼睛想旅行」為題。人們旅行時視覺主導旅行方向。眼睛想看甚麼,身體便往那走。工作坊設計似乎有意回應這種身體與空間的關係。參與者熱身時藉著另一人的指尖重新感受身體脊椎每一節的捲動。繼而,參加者將手掌置於面前大概一尺,在空間裡移動,讓參加者感受到視覺局部限制,很自然會依靠身體其他部位感受週遭環境。當視點放於指尖或其他身體部位,好像其他身體部位化成雙目時,該身體部位亦自然的引領了身體的去向。工作坊最後部份分三人一組,一人追逐另一人的手,第三人則嘗試阻斷二人的關係。各種練習後,李向參加者分享工作坊設計源自日常見到低頭族。他們在城市移動時只專注在屏幕上,卻仍能流動於繁忙的城市中。從只專注在掌心轉為用其他身體部分地感受身邊環境,正正是兩種不同的專注力間的轉換,一種往內一種向外。獨立而言不失為值得一試的身體體驗。不過,當結合成最後部分,一般民眾未能輕易融匯先前的體驗,最後難免僅僅成為一場追逐遊戲。眾人只追求練習規則設下的目的,而忽略了身體不同的感知方式。

盤彦燊於其工作坊分享了氣功的不同練習:從搖晃伙伴的身體,到不同方式的呼吸。過程中,盤提醒參加者留意身體不同部位,亦提示參與者這種覺識會讓身體有所變化。例如日常甚少留意的橫隔膜,呼吸時多加留意後,身體會隨之然更放鬆,動作更沉實。工作坊後段,參與者可以隨著呼吸牽動移動身體。當然,也並非所有參與者也「好動」,個別參與者選擇站著時,盤卻主動靠近並推動他。我在旁觀察時疑惑何以盤會有這選擇。難道那個環節一定要動嗎?當兩小時工作坊大部分時候均以呼吸為主導時,最後環節盤選擇播放音樂。不少參加者也很順理成章地更大膽進取在空間裡聞歌起舞,而非僅從各自的呼吸牽引而動。工作坊整個流程似是盤日常創作時的熱身及尋找動作語彙的做法。不過作為研習的工作坊,整個流程到後來播放音樂又是否扣緊這工作坊的動機與目的呢?

黃碧琪與邱加希該節工作坊並非共同帶領,而是各自帶領一小時的工作坊。又因黃碧琪遲了約十五分鐘到場,其工作坊便匆匆開始。熱身過後,黃朗讀了一段與舞踏相關的詩意文字。參加者聽後便隨著不同的音樂及不同的動作要求,嘗試以身體表達先前那段文字的感覺及意象,再互相觀察及討論。然後,換了另一段文字參與者又試一次。縱然黃於討論環節分享,身體能藉著文字的想像,超越身處的空間而進入另一個想像世界,但是想像本身又是否需要依於文字呢?文字帶出的想像世界與其他想像有何分別呢?將身體投入這種想像世界又與真實世界的漫遊有何區別呢?在這匆匆開始匆匆結束的工作坊,參與者分享未及細緻體驗固中差別。黃亦回應這種體驗需要要極多時間,此次工作坊也只能讓大家淺嘗。既然預知只有一個小時,何以黃仍決定工作坊的內容是如此呢?我坐在一旁,腦海留下上述困惑。

邱加希的工作坊圍繞著黑暗中的身體:從開初讓參加者合著眼並排往前走向牆又退回原點,到被萁他人引領著於空間遊走探索,練習過程會見到不同參加者面對黑暗的反應,有的亦步亦趨,有的很信任引領著她的人。後來帶領者甚至須讓閉眼者感受一些單詞的聯想,如「海洋公園」、「智利」。閉眼者感受突如其來身體經驗的轉變,各人身體反映興奮與緊張間的拉鋸。經過前半段幾個閉著眼的任務,工作坊最後關上了燈,然後模擬一場扒手攻防戰。黑暗中,一名參加者將某樣貴重物件放在掌上,然後被多名參與者包圍並嘗試搶去手中之物。被圍著的參加者就像置身漆黑巷弄的野貓,警惕著週遭潛伏的危機。一小時的工作坊節奏緊湊,內容貫徹探索黑暗中身體。

這系列工作坊作為研究計劃的一部分,我不禁問這些工作坊在研習甚麼?而「身體漫遊」此篇章並不只是研習身體,篇章簡介如是說:「舞蹈,涉及身體、時間和空間。舞蹈藝術家的『空間』不止舞台,更可以是廣闊的空間——身體去旅行。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從一種文化到另一種,身體衍生出一種怎樣的意義?此篇章旨在剖析旅行帶予身體的流動性和移動性,揭示全球化、身份認同等命題。」李及徐的工作坊尚且可說是了解當今城市裡「低頭族」的身體,而邱的工作坊則從參與者的反應裡看見各種面對黑暗、陌生、不安的身體狀態。然而,盤與黃二人的工作坊圍繞著他們慣有的身體練習。也許,這些工作坊分享了他們日常的練習。也許,藝術家們從工作坊裡的實踐回饋他們自身有興趣的課題。不過,這與此篇章原先設下的課題有甚麼關係呢?假若偏離了課題及重心,實在難以視之為此研習的一部分。